欢迎登录《教育科学研究》杂志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热点与冰点 | 王丽荣 刘晓明:传承中国智慧,创新经典教育
作者:王丽荣 刘晓明   发表时间:2018-12-20

“经典教育”,顾名思义是以经典为载体、以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目的的一种教育形态。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明确指出,“要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贯穿国民教育始终,遵循学生认知规律和教育教学规律,按照一体化、分学段、有序推进的原则,实施中华经典教育工程”。首次将中华传统文化传承与发展纳入国家战略的高度,并从国家政策的层面将“经典教育”作为教育工程予以部署和实施,反映出开展经典教育的重要意义与现实价值。

作为中华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形式之一,“经典教育”这一称谓主要是从教育载体的视角予以界定的,强调的重点是“经典”的载体作用和其工具性价值。然而,这一界定方式也容易带来实践中的偏差,即因过于强调教育手段而忽视其教育目的,使得当前经典教育出现了一些实践上的困扰。如,教育内容“复古”倾向严重,缺乏时代感和创新性;教育方法简单机械,停留于经典诵读和知识传递,形式单调缺乏实效性等。

如何深入理解经典教育的内涵?如何构建科学化的经典教育路径?如何实现经典教育所承载的教育使命?这的确是一个需要深入探讨的课题。


一、经典:解读中华民族精神文化的密码

 

毋庸置疑,当前经典教育实践中存在的诸多问题与其理论研究薄弱直接相关。理论研究滞后于实践活动、教育实践缺乏理论引领,使得学界对“经典教育”的概念内涵、教育价值、教育内容和教育方法等均未形成共识,导致在实践中创生出多种经典教育的方法与途径,甚至在名称上都难以达成共识,如“国学经典教育”“文化经典教育”“经典诵读教育”“传统经典教育”“经典教育”等。当前,即使对于什么是“经典”,如何把握“经典”的含义与内容,依然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目前,经典教育实践领域对于“经典”的认识,主要源自《现代汉语词典》对经典的释义,将经典看作“传统的具有权威性的著作”;在此基础上予以阐释,则将经典定位于被历史证明的、最有价值的万世之作。“经”就是经久,“经也者,恒久之至道,不刊之鸿教也”(《文心雕龙·宗经》),“典”就是典范,引申为标准、规则。以此来认识和把握经典,则经典常常被看作圣人的所言所著,如《大学》《中庸》《老子》《论语》等。当然,也有实践者将其进一步扩展到《三字经》、《弟子规》、《史记》、唐诗宋词、四大名著,甚至推展到中国武术、茶道、书法、汉字和民俗等范畴。

那么,究竟应当如何来把握经典的含义与内容呢?这就需要通过经典这一载体,去透视其背后的人文意涵,经典是人类智慧与文明的结晶,是历经千百年积淀下来的精神财富,随着时光的流逝依然光耀世界,具有真理的恒常性。从中华传统文化的视角来看,经典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是中国文化的传承手段,凝聚着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因此,不论是经史子集,还是语言文字、风俗习惯等,包括圣人圣言、警世格言等均是文化的载体与传承的手段,其核心更应当是其背后所承载的中华民族的人文精神、人格特质和思维方式等。

由此不难看出,经典的内涵在于其背后所承载的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它是中华民族在五千年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具有稳定形态的文化,它已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植根于中国人的内心深处,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观念、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1]经典就是解读这一文化基因的密码,借助于经典这一密码,能够透视其背后所蕴含的中华民族的精神文化。因为一个民族文化的精髓不是物质文化而是精神文化,中华民族精神文化的核心会集中体现在中国人几千年延续下来的价值体系和思维方式上,而价值体系与思维方式的融合则体现为“中国智慧”。


二、中国智慧: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特质

 

“智慧”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特质。法国哲学家弗朗索瓦·于连站在中国这个“他者”立场来反思西方哲学,通过与西方文化的比较,剖析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特征。他认为两种异质文化的差别在于:一为“哲学”,一为“智慧”。与西方文化不同,中国文化所产生的思想不重思辨、不切矛盾、不问真理、不求本质,只是在看似平常的无尽言说中敞开意义,而不追求有体系的理论建构。换言之,中华文化传统中的儒家、道家和佛家的思想,与西方哲学有着本质上的差别。儒释道各家的哲人对其弟子所作的训诫,应当是一种“智慧”,并不是西方意义中的“哲学”。[2]因为西方哲学首先是由哲学家提出某一种观念,并以这种观念为基础,采用逻辑思维的方式逐步予以推演,发展出了不同的理论;不同的哲学家可以根据不同的理论预设,发展出不同的哲学理论;不同哲学家对某一特定范畴中的事物所作的解释,会有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从而形成理论流派。与此相比,中华文化传统中的“智慧”却强调“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论语·子罕第九》),也就是说,不要以先入为主的优先观念、固定立场和个别自我来认识事物。因此,中国古代哲人的观念可以保持在同一平面之上,没有先后之别。不需要对其核心概念给予清晰的界定,不需要检验其命题陈述的正确与否,却能在大家视为理所当然的事物中,以语言为载体洞悉事物内在的“道”,以典籍为手段保存并传递下来。

“智慧”不仅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特征,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深层结构。经典直接表达出来的字面含义只是文化的表层结构,其背后需要意会才能理解的内容才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深层结构。经典中所记载的“圣人圣言”“警世格言”等之所以意蕴深远、耐人寻味,不受表面含义所左右,就是因为其背后蕴含着“中国智慧”的道。中国哲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说出不同的“圣人圣言”“警世格言”,这些语言可以被记录在典籍中,也会通过成语、俗语、箴言和哲理故事等运用于现代人的生活之中,虽然这些语言也在不断地变化,但其中保存的智慧却恒长久远、历久弥新,也不断地影响着一代代的中国人。[3]因此,对中国智慧的探究就是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既然“智慧”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特质和深层结构,那么,何为“智慧”呢?在中国古代,“智慧”二字是分开的,从汉字的象形意义上看,智——“矢”表示箭只,“口”“日”均表示谈论,本义指谈论作战谋略;慧——“彗”表示手持扫帚扫地,“心”表示欲念,为心除尘,本义指拂去俗尘、清心净虑、洞察真相、明心见性。由此可见,古人称精通行军作战为“智”,称清心净虑、洞察真相为“慧”。由此可见,“智”代表着智慧的认知特征,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聪明”,需要运用智力、创造力去理解和认识世界,需要通过思考和明辨去探究事物的本质;“慧”则代表着智慧的价值特征,需要运用直觉思维去洞悉事物背后的道,需要通过洞察和领悟去感受事物间的内在关系。与此相对应,美国心理学家斯滕伯格(Sternberg)对智慧的定义也表达出了类似的观点。斯滕伯格认为:智慧是经过“获得共同利益”价值观的中介,来应用成功智力和创造力,通过平衡个人利益、人际利益和个人以外的利益;考虑短时利益和长远利益,以达到适应现存环境、塑造现存环境及选择新环境之间的平衡。[4]在斯滕伯格看来,智慧不仅仅是一种思考事情的方式,更是一种做事情的方式,如果人们想拥有智慧,就必须既要“智慧地思考”,也要“智慧地做事”,前者反映的是智慧的认知特征,后者反映的则是智慧的价值特征。

综合上述两种关于智慧的观点,笔者同样认为:智慧由相互关联的两部分构成,即智慧的“认知”特征和智慧的“价值”特征,前者关注的是理解、应用、分析、综合和评价能力,集中体现在一个人或一个民族的思维方式上;后者关注的是价值评价与价值判断能力,集中体现在一个人或一个民族的价值体系上。中国智慧则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化所积淀下来的中国人思维方式与价值体系的融合。笔者曾采用实证研究的方法(内容分析法),以成语、俗语、箴言和哲理故事为载体,挖掘其中所蕴含的中国智慧的类别与内容,将中国智慧划分为四大领域、12个维度,每个维度下面包含5种智慧,共计60种智慧。四大领域为:对待自己的智慧、对待他人的智慧、对待社会的智慧和对待自然的智慧。其中,对待自己的智慧包括知己的智慧、悦己的智慧和砺己的智慧等三大维度;对待他人的智慧包括明法的智慧、仁爱的智慧和诚信的智慧等三大维度;对待社会的智慧包括崇德的智慧、修身的智慧和忠义的智慧等三大维度;对待自然的智慧包括尚同的智慧、适度的智慧和知理的智慧等三大维度。


三、智慧传承:经典教育的创新性发展

 

目前,关于通过经典教育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研究有两大方面的研究比较引人注目。一是关于传统文化传承内容方面的探讨。研究者或从古代哲人的典籍出发,或从某一思想家的观点出发,探讨其中蕴含的中华传统文化特征,挖掘其中所承载的文化精华,这些研究都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作出了贡献。然而,我们也不难发现,古代哲人的典籍具有历史的局限性,随着时代的发展需要去伪存真,某一思想家的观点也会囿于一家之言,难以完整反映出中国文化的多元性。二是关于传统文化传承方式方面的探讨,研究者多从“经典”的阐释或诵读出发,以“经典”作为文化传承的载体,通过传递达到文化传承的目的。而在学校教育领域,则多以“经典诵读”为手段,试图通过熟读背诵达到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目的。然而,文化传承与知识的传授不同,文化的传承不仅需要让人知道和记住,而且要全方位地与自身相融合,融入自身的价值观、思维方式,甚至融入自身的行为方式。“在学校教育中实现传统文化的传承不是简单地让学生了解关于文化的知识,而是要让学生主动把传统文化作为自身适应环境的机制;文化的传承需要让个体把特定的文化当作自己适应外界环境的机制,并能表现出特定的思维和行为方式。”[5]由此可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不应仅仅停留在典籍、思想家观点等“经典”的传递上,经典也需要予以创造性的解释,需要进行现代性的解读,这也标志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需要创新,需要在创新的过程中传承中国文化的精华,以中国文化的精华建立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

中国智慧是中国人思维方式与价值观念的结合,采用教育的形式对智慧进行训练,可以帮助青少年学生从小强化其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根植中国人的价值观,进而达到传承中国文化的目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明确提出:应“汲取中国智慧、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价值,不断增强中华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和影响力,创造中华文化新辉煌”,将“汲取中国智慧”看作传承与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也预示着智慧教育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创新的重要形式之一。然而,接下来的问题是:智慧可以教育吗?因为智慧具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特征,如果智慧可以教,是否就会变成知识教育或技能教育,失去了智慧的特质?前文曾谈到,在中国古代,“智慧”二字是分开的,从汉字的象形意义上看,“智”代表着谈论作战的谋略,“彗”指为心除尘,以清心净虑、洞察真相。其中,智是可以教的,而慧则需要靠个体的洞察、顿悟才能习得,但洞察、顿悟同样需要知识的点化与开悟。

智慧是可以教育的,但如何对智慧进行教育呢?为此,笔者开发出中国儿童青少年智慧教育系列课程。基本思路是:借助成语故事,以师生伴读的方式对中国智慧进行培养与训练。通过实证研究获得四大类12个维度共计60种智慧,为其中的每一种智慧选择5个最能代表其智慧内涵的成语,并根据不同年龄阶段的特点编写出相应的智慧故事。对每一个智慧故事给出具体伴读指导建议,通过六大步骤的教师引导过程,提升儿童青少年智慧的成熟度。

为何选择成语作为智慧教育的载体?因为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也是使人与文化融为一体的媒介,人类用语言创造了文化,而人类社会自古以来积聚下来的文化遗产又通过语言留下了深刻的印痕。语言反映着一个民族的特征,它不仅包含着该民族的历史和文化背景,而且蕴藏着该民族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这也使得语言成为了解文化的钥匙,也成为解析中国智慧的密码。而在汉语之中,成语则是中国智慧最有效的载体,“中国智慧,自成语境”,作为中国文化的一种符号形态,成语凝结着中国人独有的思维方式与价值体系。所以,借助于成语故事,可以通过引领阅读进行智慧培养和训练,但培养和训练的重点不是成语的语言功能和文学功能,而须关注其心理功能与文化功能,以成语为手段,通过培养与训练促进儿童青少年智慧的发展。

笔者将智慧教育划分为六大步骤:文以载道、智慧领悟、观念探寻、价值澄清、利益综合和积极行动。

步骤1:文以载道。向学生讲解成语故事,帮助学生理解成语故事的内容并通过成语故事体会其中所蕴含的智慧。

步骤2:智慧领悟。由教师通过提问与引领的方式,在确保学生理解成语故事的过程中,引领他们感受并领悟故事中所蕴含的中国智慧。

步骤3:观念探寻。在帮助学生认识到成语故事所蕴含的中国智慧的基础上,结合故事的内容,继续通过提问的方式,探查学生对故事中的“主角”所持价值立场的认识,并进一步了解学生自身所持的价值立场。使其感受到同一件事站在不同主体的角度看,会有不同的价值立场。

步骤4:价值澄清。引导学生认识到对同一件事会有不同的价值立场,每个人思考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在此基础上,帮助学生认识到不同价值主体存在不同的利益诉求,可能是个人利益的视角、他人利益的视角或社会利益的视角,并进一步帮助学生思考每一种价值立场的可能结果,审慎地权衡各种利益选择的积极结果和消极结果。

步骤5:利益综合。引导学生认识到不同价值主体有不同的利益诉求,不论是从个人利益出发、他人利益出发,还是社会价值利益出发,每一种价值立场都有利弊得失,在此基础上帮助学生去权衡三者间的共同利益,找到一种“共赢”的做法。

步骤6:积极行动。当找寻到以社会利益为核心、个人利益与他人利益相平衡的共同利益时,再通过提问引导学生探讨这一共同利益的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进一步将共同利益调整到社会主流价值观之上,以完成价值引领的作用。最后,鼓励学生按照自己选择的共同利益付诸行动。

 

[注释]

[1] 刘晓明.经典诵读:教育价值与文化传承[J].中小学德育,2016,(11).

[2] 弗朗索瓦·于连.圣人无意——或哲学的他者[M].闫素伟,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3] 刘晓明,王丽荣.中国人的心理智慧与东方心理咨询模式的建构[J].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5).

[4] Sternberg,R. J.Why schools should teach for wisdom:The balance theory of wisdom in educational settings[J].Educational Psychologist,2001,(4):227.

[5] 余清臣.现代学校与中国传统文化传承――一种文化生态学的视角[J].浙江社会科学,2008,(7).

 

(责任编辑:张蕾)

论文来源于《教育科学研究》2018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