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教育科学研究》杂志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卷首语 | 刘庆昌:“校本课程”新释
作者:刘庆昌   发表时间:2018-12-11

“校本课程”是school-based curriculum的通用中文翻译,仅就词义便可知道这种课程一是学校本位的,二是以学校为基础的,亦即基于学校的。再考察其概念自觉的历史,又可知这种课程在性质上与国家课程和地方课程并列,最要害的是它关涉课程权利问题。形象地说,学校课程总体是由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组成的;在这种组成的背后隐藏着课程决策在权利方面的分配;而课程决策权利的这种分配,则说明具体社会在实现国家教育意志的同时,自觉考虑到了地方的意志和学校的意志。学校在地方、地方在国家,加之学校是地方的学校、地方是国家的地方,这就决定了这种课程权利的分配不但不会制造出混乱与冲突,反而能体现课程决策的民主和文明。

各国国情不同,其课程决策权利的分配状况也不一样。但有一点应该没有区别,即各国的国家课程是不可能缺位的,区别只能在国家课程对学校教育资源的占用比例上。如果国家课程的实施占用了100%的学校教育资源,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就失去了存在的现实性,这种情况同时也折射出地方和学校在课程决策中的缺位和国家一统课程决策的实际。我国在2001年以来的课程改革过程中是主张三级课程管理的,但在现实中,地方课程严重虚化,校本课程则是有开发而无章法。自信的开发者为数不少,但能把校本课程概念理解到位的开发者寥寥无几,以致实际进行的课程开发虽然不无价值,却与校本课程概念名实难副。

要让中国的教育实践工作者清晰地把握校本课程,以下的说明十分必要:其一,校本课程开发是学校的基本权利之一。换言之,学校有权通过开发校本课程以表征和实现自己独特或不独特的教育意志。其二,校本课程开发是学校利用可用的校内外教育资源解决自己教育问题的行动。因而,仅仅体现学校领导者个人意志和教育价值倾向的课程,虽然存在于学校,甚至基于学校,但也很难成为地道的校本课程。其三,“基于学校”的有效内涵是基于校情,具体包括学校的类型、阶段、人力资源状况、生源特征、学校所在地特征及学校硬件设施等。

在实践层面,校本课程开发的空间其实十分有限。从理论上讲,校本课程是一种“课外”课程,这里的“课外”意为“国家课程和地方课程之外”。可以想象,校本课程开发在内容上也许具有相当的选择自由,但在时间、空间和其他教育资源上的选择自由是较为有限的。因而,校本课程开发最好能把有限的学校教育资源用在自己学校最关键教育问题的解决上。总之,学校开发的课程只要同时具备以下特征,就属于校本课程:一是自主开发而非“他主”开发。这意味着课程的开发是由学校决策的。二是民主开发而非学校领导者个人兴趣的实现。这意味着课程的开发是学校领导者和教师在对校情进行科学研判的基础上共同协商的决定。三是朝着学校教育目的即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方向开发。这意味着所开发的课程不能偏离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主题。


(刘庆昌  山西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