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教育科学研究》杂志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卷首语 | 耿申:“德育一体化”是个空泛问题
作者:耿申   发表时间:2018-10-09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大中小幼德育一体化”作为一个针对德育工作在不同阶段学校各自为政、缺乏系统安排的“建设性”意见,时断时续、时强时弱、说者激动、应者寥寥地被提了出来。

各级学校在确定德育工作纲目时,总是倾向于以理想状态为现实目标,这与我国教育管理体制和评价机制有密切的关联。当政府及社会都采用统一的理想标准来评价各级各类学校德育工作的时候,被评价者便也将德育目标设置为“最高”,将德育内容设置为“最全”,将德育途径和方法设置为“最佳”。如此,乍一看,所有学校的德育目标几乎一样、德育内容几乎一样、德育途径和方法也几乎一样,看不出层次的区别。由此推理,便得出各级各类学校的实际德育目标、内容和工作缺乏“系统性”“衔接性”,甚至还出现“先宏观后微观”“先抽象后具体”的“倒置”现象的结论。

从德育工作本质来看,由于德育的实际效果需要多年以后才能在受教育者身上显现出来,所以,评判德育的现实效果常常只能用德育工作过程来代替。学校为了适应社会“高标准”的评价,也不知不觉地形成用过程目标替代教育效果的应对习惯。在实践中,各级各类学校的德育工作实际上是充分考虑了学生心智发展规律的,并不存在德育目标和内容“倒置”的问题。所谓德育目标和内容“倒置”及其解决措施“德育一体化”,不过是一个赚眼球、讨口彩的噱头而已。

在现实中,确也有学者撰写论文对此进行讨论。只不过,结论基本都是:德育目标要分出层次,第一步先分出大中小幼四个层次,第二步再分出年级层次;德育内容要依目标而同样分出层次,“循序渐进”;德育方法要适合学生年龄特点等等。如此一致的结论,在很多教育问题的讨论中并不多见。可以看出,这些文章虽在提法上各有不同,但鲜有思想或理论建树;在建议上空泛苍白,难以指导实践。在一些地方的教育规划或德育工作规划中,也有“德育一体化”的表述,有些“提法”在用词上似也略有新意,但若究其内涵,则会发现在剥离了表面新鲜的字眼后,其内容并无新意。

我国政府出台的有关德育方面的政策文件对各级各类学校的德育目标、内容、途径和方法的要求,都有层次区分。只是德育的特殊性使其在层次区分上不可能如同学科课程的教学目标那样明确和清晰。德育目标的基本特征是“螺旋上升”,即小学的目标与大学的目标具有相同的指向与构成,区别只在于其复杂性程度方面。如,学校都要开展爱国主义教育,都以培养未来社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为目标等,这不属于学段间的“混乱”或“倒置”。在实践中,各学段的教师也都会按照由浅入深、由简到繁的教学规律选择德育方法、呈现德育内容。

“德育一体化”问题的提出,针对的是一个特定时期出现的表面现象,缺乏的是对问题本质和德育实践的深入分析,这是个典型的针对似是而非的表面问题提出的模棱两可的模糊概念。

 

(耿申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