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教育科学研究》杂志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全国教育科学规划课题成果公报 | 冯永刚:学校制度文化育人的价值意蕴及其实现
作者:冯永刚   发表时间:2018-05-28

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2012年度教育学青年基金课题“学校制度文化的育人机制研究”(CFA120121)的成果之一。

 

 

 

 

学校并非与生俱来,亦非自然而成,而是人为的创设与安排,是教育制度化的产物。学校是一种制度性存在,制度化是学校的基本属性。学校的一切活动是在各种制度引领和规范下的有序过程,并日臻完善。捷克著名教育家夸美纽斯在《大教学论》中将制度之于学校的重要性诠释得颇为精彩。按照夸美纽斯的说法:“学校的长处全在于制度,它包括了学校发生的一切事。因为制度才是一切的灵魂。”[1]缺失了制度的保障、支持与促进,学校便会在各种偶然的、随机的、不确定的多重因素冲击与教育矛盾中风雨飘摇,溃不成军。作为培养人的专门机构,学校的一切活动均围绕着育人工作而展开。加之学校又肩负着文化传承与创新的基本职责,因此,“以德立人”“以文化人”“以文育人”成为学校教育工作者的不懈追求。据此,学校将制度、道德和文化密切地结合起来,学校制度文化由此成为学校立德树人活动的内在构成。深究学校制度文化育人的应然追求,廓清学校制度文化育人的价值意蕴,勾勒学校制度文化育人的发展路径,便成为学校德育工作的应有之义。

 

一、学校制度文化:推进学校育人工作的一个分析框架

作为学校文化具体化的规则系统,学校制度文化是指学校师生员工认可并信守的价值观念、态度倾向、文化传统、道德标准、生活守则和行为规范的有机统整,凝结与折射着学校自身的人文特色与文化品位,表征着学校文化建设的发展水平与完善程度。学校制度文化具有显著的育人效应,具有推进青少年学生良好道德品质和文明习性养成的重要作用。学校育人工作对制度文化的期待,制度文化对学校育人工作之必要,既是遵循道德教育发展规律的客观反映,也是应对当前学校道德教育困境的现实诉求。

在深化学校育人改革的探寻中,学校制度文化自身所固有的合道德性与合规律性的基本特性及其彰显,使得学校制度文化逐渐进入研究者的视野,成为提升学校育人效果的一个有效分析框架。一方面,学校制度文化的道德品性决定了其在育人过程中的不可或缺性。尽管学校制度文化是人为创设的,但人们不能随心所欲地沿用既有的制度文化或设置新的制度文化。任何制度文化的沿袭或出台,都要经过道德的砥砺与洗礼,既要彰显时代的道德精神,又要服务于学校道德教育目标的实现。诚如柏拉图所言,任何一种制度,唯有合乎道德或正义的标准,方可预防被权力奴役的危险,才是涌动无限生命活力的制度。[2]一旦学校制度文化偏离、疏远或背离了道德或正义的诉求,人们就可以变更或废除制度文化,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恩格斯将其视作推动制度文化变迁的道德动力。另一方面,学校制度文化具有引领或促进个体道德由他律向自律转变的合乎道德规律的内在属性。个体道德发展是一个由制度他律到道德自律的动态发展过程。从个体道德的获得与表现形式进行审视,道德最初受制于外在的规约,最终出自于内在的自觉。学校制度文化是青少年学生道德发展由外在规约到内在诉求的基本保障。涂尔干更是将遵守纪律视为一种美德,于有规律的学校道德活动而言,学生正是在认识、理解和遵守制度文化中应有的道德规则或纪律要求的他律过程中,逐步内化道德、向往道德、拥有道德自主精神,进而实现道德自律。[3]

此外,对于现实中存在的令施教者倍感棘手的青少年学生“智德脱臼”、口是心非、知德不行、明知故犯的现象,单纯凭借施教者苦口婆心的道德说教是徒劳的,必须依靠正式制度文化的他律手段进行强力遏制。正式的学校制度文化界定了青少年学生行为的道德边界,对他们的行为具有强制的约束作用,当青少年学生偏离或遗弃了制度文化中的行为准则和道德规则时,便要受到制度文化中惩戒制度应有的惩处或制裁。如,取缔作弊者的考试成绩并计入诚信档案,取消弄虚作假者的评优资格,将情节严重的违纪或丧行败德行为者移交相应的法律机关处理,等等,使他们为其越轨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成为名副其实的“吃亏者”,使不讲道德的学生与道德失范行为无存身之所。如此,可有效约束青少年学生的利己心态、侥幸动机和投机意识,引导与规范他们的行为,在坚决抵制各种不道德行为或反道德行为中助推青少年学生的精神觉醒,唤醒他们的道德自尊心,趋诚离虚,改过迁善,逐渐形成自觉的道德观念与行为习惯,养成一种善美的生活方式与尚德的崇高人生境界。

 

二、学校制度文化育人的价值意蕴

学校制度文化是人为的,也是为人的。人是一种道德的存在。质言之,学校创设制度文化是为了促进青少年学生道德发展,而非相反。任何学校制度文化均蕴含着独特而丰厚的育人价值,这是学校制度文化赖以生存与持续发展的资本。学校制度文化育人的价值,集中体现在为学校道德教育提供明确、稳定的价值指南,推进道德自由的实现,促进制度规约与道德认同的良性循环,与时俱进地推进育人工作的创新与实践等方面。

(一)价值导向:坚守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

学校制度文化承载、体现并反映着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为筑牢青少年学生的精神家园提供了价值标准与制度保障。任何学校制度文化都是一个价值认知与判断的集合体,具有指引、维系甚至强制青少年学生作出某种价值选择的定向作用。学校制度文化通过明确的制度文本,将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稳固下来,在消除由道德相对主义、无政府主义和文化多元化等诱发的社会主流意识形态淡化、价值迷失与精神困扰的过程中引领青少年学生守护与共建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作为“社会代言人”的教师应将其渗透在学校育人工作的各环节,[4]发挥社会主流文化与主导价值的凝聚力,夯实与维护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奏响弘扬民族精神与培育民族品格的时代主旋律,增强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使命感,坚决拒斥西方各种形式的文化殖民或普世价值霸权,确保学校育人工作的社会主义方向性,捍卫并充盈青少年学生得以充实内心世界的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

(二)价值目标:推进道德自由的实现

实现道德自由是学校道德教育的重要职责。引导青少年学生道德生命的自由成长,形成自律的道德品性,是学校育人工作的应然追求。学校制度文化是营造道德秩序的基本保障,道德自由的实现依赖于制度文化的理性审视。青少年学生达至道德自由、实现道德自律的活动是在一定的制度文化框架下进行的。道德自由的实现是承担道德责任并履行道德义务的有条件的过程。如果缺乏了制度文化的基础支撑与促进效应,极易引发青少年学生自我意识的过度膨胀,在追求不受限制的绝对自由中偏离道德的轨迹,在沉迷于自我权益中规避道德责任、迷失自我,从而滑向极端个人主义、利己主义或道德虚无主义,与学校育人目标背道而驰。学校制度文化对道德权利与道德义务、道德自由与道德责任、制度他律与道德自律之关系的确证,指引着青少年学生进行正确的道德选择,服务于道德自由的实现。究其实质,制度文化本身含有追求道德自由的价值预设,或者说,自由是制度文化的价值目标。这种对道德自由的引领与支撑作用是其他任何强制力量所无法取代的。

(三)价值原则:制度规约与道德认同的统一

道德教育是一种制度性活动。[5]学校制度文化是制度规约与道德认可的“合金”,可促使青少年学生在遵守制度规则的基础上认可并服膺道德。尽管规约是制度文化的基本特征,但制度文化并非单纯为了规范与约束而存在,学校制度文化本身所包摄的伦理价值与道德原则,可使青少年学生在遵守纪律和执行规则的过程中意识到制度规约在协调人际关系、化解道德冲突、深化道德合作和提升道德实效中的必要性,进而深化道德体验,启迪道德自觉,增强遵守制度规范的主动性。青少年学生对制度的自觉遵循,这其中包含了他们对制度规约的体认心态,实际上就是对制度文化中所蕴含的伦理关系或道德规范的尊重与热爱之情,进而以积极的姿态将制度准则内化于心并外化在具体的行为中。青少年学生对制度文化中的道德规则的自觉践行,增强了他们的道德认同感,从而使他们形成自觉的道德意识。制度认同与道德自觉的统一,是涵养青少年学生良好道德品质并提升其思想道德境界的精神食粮。

(四)价值评价:与时俱进地推进育人工作的创新与实践

发展性是学校制度文化的动力与活力之源,是学校制度文化不断完善或精益求精的表征。尽管稳定性是学校制度文化的基本属性,但稳定并非循规蹈矩,也非墨守成规,稳定是相对意义上的稳定。倘若学校制度文化背离了发展与超越的内在吁求,必将陷入抱残守缺的沼泽中徘徊不前,乃至难以为继,难以摆脱被时代淘汰的厄运。得当的学校制度文化设计了诊断性评价、形成性评价和总结性评价等多种评价机制,学校育人工作的实况或进展如何,取得了哪些成绩,还存在何种不足,均需要接受制度文化的价值评判或检视,进而查漏补缺、调节改进、螺旋上升。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学校制度文化要紧扣时代脉搏与育人目标,依据社会发展需求以及青少年学生的实际道德状况,不断吐故纳新,不失时机地推进制度文化创新。强化青少年学生的道德创新思维、实践精神和批判意识,在相对稳定中实现动态升迁,已成为学校制度文化自觉能动的价值追求。

 

三、学校制度文化育人的实现路径

学校制度文化育人工作的真正贯彻与落实,不仅要设计科学合理的制度文化,而且要培育青少年学生的制度文化认同心理,增强制度文化自信,健全制度文化运行机制,提升制度文化育人水准,努力构建齐抓共管的全员育人格局与长效机制。

(一)推进道德或正义的制度文化供给,展现制度文化的凝聚力、感召力和亲和力

学校制度文化育人的基本前提是要设计一个道德的或正义的制度文化。正义是制度的首要价值。[6]诚如前文所述,如果制度文化偏离了道德或正义的价值指向,这样的制度文化便丧失了应有的育人价值,育人本身便不值得尊重。因此,有效发挥制度文化在青少年学生良好道德品性培养中的作用,必须强化道德的或正义的制度文化的供给,强化以人为本的育人理念。一方面,要确立公正的制度设计理念,确保制度文化供给的合道德性,用公平、平等或正义的标准引领青少年学生的道德成长,即通过道德的制度文化塑造具有良好美德的人。另一方面,制度文化供给要彰显伦理关怀。要摆脱急功近利、因循守旧、盲目复制等功利心态与工具思维,把提升、发展和完善德性作为制度供给的基本依据与动力,以制度德性增强制度文化育人的凝聚、熏陶和激励作用,不断锤炼青少年学生趋善与行善的道德品质,[7]使其养成良好的道德行为习惯。

(二)增强制度文化自信,锻造制度文化育人的共同体

学校是制度关系下的存在,进一步讲,学校本身就是一种制度。“制度文化是制度的灵魂”[8] ,直接关系着师生员工对制度的认可、支持、拥护和接纳的程度,影响甚至决定着制度文化育人的实际效果。为此,必须培育制度认同心理,强化制度文化自信。一方面,要培育师生员工对制度文化的敬畏心理,将其根植于师生内心深处,倡导制度文化自觉,孕育自觉信守、践行并建构内心道德准则的文化情怀,引导他们进行道德的自我生成与自我创造。另一方面,要强化教育合作,建立制度文化育人共同体,扎实推进立德树人工作。学校育人工作是学校、家庭和社区合作互动的交往过程。要疏通制度文化育人的民主参与渠道,铸造多方参与、博采众长、合作联动、同频共振的育人共同体,建立全员育人的长效机制,不断提升制度文化育人的品位与境界。

(三)强化人性化管理,正视青少年学生的现实道德需求

“学校制度文化的功能发挥需要经过一个内化的过程。”[9]在学校制度文化育人过程中,学校要从自身的实际出发,贴近青少年学生的内在精神世界或思想道德实际,牢固树立制度育人、文化育人和服务育人的管理理念,让制度文化育人过程充满人文精神与人性关爱,这也是对康德“人是目的”的有力诠释。为此,一方面,学校要力戒指令式、控制式或高压式等人为地拔高制度强制与束缚作用的静态思维,关照与了解青少年学生不断发展的现实道德问题与道德需求,维护与尊重他们的意愿,回应与满足青少年学生道德发展的现实诉求,深入他们的灵魂深处,引导他们心悦诚服地认同和遵守制度、践履道德。另一方面,要打造彰显人文管理特色的制度文化,用反映师生心愿、体现制度伦理色彩和合乎人性的制度管理充盈人性、发展人性,引导青少年学生过一种道德的生活,滋润与建构青少年学生的道德大厦,实现道德的塑造与自我提升。

(四)建立良性的运行机制,提升制度文化育人的执行水准

学校制度文化育人的关键环节在于执行。再完善、再齐备的制度文化,如果得不到有效执行,或束之高阁,或形式运作,充其量也只是一纸空文,难以产生实质性的育人效果。为此,必须规范制度文化育人的运行机制,确保制度文化的高效执行。一方面,要健全奖惩制度,严格兑现奖惩,当奖则奖,该罚必罚,尤其是严格落实问责与职责追究制度,激发师生遵章守纪的责任意识与道德观念,扭转其有章不遵或知而不行等不良行径,使其自觉体认并实践道德。另一方面,要推进学校育人工作的科学化、规范化和制度化。要建立统筹协调的制度文化育人管理机制、沟通协调机制和监督机制,一以贯之,通过良性执行机制提升青少年学生的自我管理与道德自主水平。此外,教师尤其是校领导和班主任要模范地遵守并执行制度,强化遵章行事的自觉性和连贯性,为青少年学生作出道德表率或行为示范,使青少年学生增加对教师的“预感、期望与信赖”之情,[10]进而亲师信道、上行下效,促进青少年学生道德行为的习惯化,将立德树人工作落到实处。

 

[注释]

[1] 夸美纽斯.夸美纽斯教育论著选[M].任钟印,选编.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247.

[2] 柏拉图.理想国[M].郭斌和,张竹明,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154-155.

[3] 冯永刚.制度建构:儿童道德启蒙教育不可或缺的基础支撑[J].中国教育学刊,2016,(4).

[4] 约翰·I.古得莱得.一个称作学校的地方[M].苏智欣,等,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181.

[5] 鲁洁.德育社会学[M].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1998:223.

[6] 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3.

[7] 冯永刚.学校德育管理的制度安排[J].教育科学研究,2012,(3).

[8] 车洪波,郑俊田.中国当代制度文化建设[M].北京:中国商务出版社,2004:130.

[9] 鲁洁.教育社会学[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374.

[10] 福禄培尔.人的教育[M].孙祖复,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93.

 

(责任编辑:张蕾)

 

论文来源于《教育科学研究》2018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