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教育科学研究》杂志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调查与实验 | 冯建军 蒋婷: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现状调查研究——来自江苏省的报告
作者:冯建军 蒋婷   发表时间:2017-12-28

【摘要】网络社会责任感是个体在网络社会中对自己所属群体及相应社会角色所承担义务和过失的自觉态度。通过自编网络社会责任感调查问卷,对江苏省2552名中学生进行调查发现: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良好,但知、情、行表现不一致;女生网络社会责任感高于男生;高三年级学生网络社会责任感最低;民主型家庭的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最高;城乡不同生源的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无明显差异,但城市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行为优于农村青少年。分别从青少年群体特点、学校教育和网络社会影响等方面分析了现状产生的成因。


【关键词】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责任行为;责任认知;责任情感

 

 

 

一、问题提出

 

 与现实社会相比,作为人们生存和发展新场域的网络社会在给予人们更多自由选择的同时,也对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出了新的要求,即在网络社会,人们也需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具备网络社会责任感。狭义上,社会责任感是个体对其所属群体及相应社会角色所承担义务和过失的自觉态度。它是个体在社会公共生活中所承担责任程度的体现,不包括个体对自我的责任感。网络社会责任感是个体在网络社会中对自己所属群体及相应的社会角色所承担义务和过失的自觉态度。随着网络的普及,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侵犯他人隐私和网络语言不文明等道德失范行为屡见不鲜。为应对网络社会给青少年社会责任感提出的新要求,本研究通过对江苏省中学生较大规模的调查,了解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现状,并探析问题的成因。


 

二、调查设计

 

 

1
问卷的编制

1. 问卷的维度建构

本研究采用德尔菲法建构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问卷的维度。自20165月至20167月,共进行两轮专家咨询,最终确定问卷的维度(见表1)。

2. 问卷的信效度检验

20169月,课题组对问卷进行小范围的试测,并对问卷进行项目分析,经修订后确定正式问卷,并进行信效度检验。

1)信度检验

本研究采用内部一致性信度对正式发放的总问卷和分问卷分别进行信度检验,结果(见表2)表明,网络社会责任感问卷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85,三个分问卷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均在0.700以上,说明问卷具有较好的信度。

2)效度检验

本研究以各维度之间以及各维度与问卷总体之间的皮尔逊相关系数为指标来衡量问卷的结构效度。一般认为,一个良好的问卷维度与问卷总体之间的相关应控制在0.30~0.80 ,维度之间的相关系数应为0.10~0.60。效度检验结果(见表3)表明,三个维度与问卷总体的相关系数为0.727~0.892p<0.01);三个维度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341~0.581p<0.01),各维度与问卷总体的相关性较高,维度之间有中等程度的相关,低于与问卷总体的相关,说明问卷结构效度良好。

 

2
调查对象

本研究以江苏省的初中生和高中生为调查对象。江苏省共辖1个副省级城市和12个地级市,经济发展呈现“南高北低”的格局:苏南包括苏州、无锡、常州、镇江、南京5市,属于经济发达地区;苏中包括南通、扬州、泰州3市,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苏北包括徐州、连云港、淮安、盐城、宿迁5市,属于经济不发达地区。

201610月至11月,课题组采取整群抽样的方法,根据地区和城乡选取10所普通初中和10所普通高中,委托所选学校的校长随机选取所在校部分班级发放问卷,共发放3000份学生问卷:在苏南(南京、无锡、镇江)、苏中(南通、泰州)、苏北(徐州、淮安、宿迁、连云港、盐城)10个地市各选取1所初中,每所学校发放150份学生问卷,共发放1500份;在苏南(南京、苏州、常州)、苏中(南通、扬州、泰州)、苏北(淮安、宿迁、徐州、盐城)10个地市各选取1所高中,每所学校发放150份学生问卷,共发放1500份。回收问卷2852份,其中,有效问卷2552份,有效问卷回收率为85.1%。调查样本的基本情况如表4所示。


 

三、调查结果

 

本研究使用SPSS22.0统计软件分别对调查样本的网络社会责任感现状进行描述性统计,并对不同群体的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进行差异检验。

 

1
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描述性统计

1. 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总体情况

对问卷中网络社会责任感的调查,采用李克特5点计分方式,请学生选择最符合自身实际情况的选项,即5完全符合、4基本符合、3不确定、2基本不符合、1完全不符合。对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及其三个维度进行描述性统计,结果(见表5)显示,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总体得分为4.213分,得分较高。三个维度上,网络社会责任认知得分(4.455分)最高;网络社会责任情感得分(4.280分)次之;网络社会责任行为得分最低(3.874分)。

进一步对三个维度之间进行配对样本T检验,结果(见表6)表明,三者之间存在显著性差异,即网络社会责任认知得分显著高于网络社会责任情感得分(p<0.05),网络社会责任情感得分显著高于网络社会责任行为得分(p<0.05)。因此,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总体情况较好,但存在知、情、行不一致的问题。

2. 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各子维度的得分情况

为进一步考察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三个维度不一致的原因,本研究对网络社会责任感的八个子维度进行了描述性统计,结果如表7所示。在得分最高的网络社会责任认识方面,青少年对他人的责任认识得分(4.368分)和对集体的责任认识得分(4.560分)均高于4分;在网络社会责任情感方面,青少年的网络正义感、羞耻感和同情心得分都高于4分,得分由高到低依次是正义感、同情心和羞耻感;在网络社会责任行为方面,青少年在获取信息上得分(4.523分)较高,但在传播信息得分(3.960分)和发布信息上得分(3.139分)相差较大,仅略高于中等水平。在发布信息方面,40.6%的青少年学生不确定或不会向专门网站举报黄色、赌博和暴力等不良网络信息;中学生参与网络话题讨论的意愿不大,37.4%的青少年不确定或不会在网上对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发表看法;中学生较少创造有价值的信息内容,仅35.1% 的青少年表示“对于网络上的提问,我常会给予回答”,36.8% 的青少年表示“我常会创作一些文字、图片、视频等资料,并发布到网上与他人共享”。

 

2
不同群体的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比较

本研究分别比较了不同群体(包括不同性别、年级、家庭教养方式和生源地)的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得分差异。其中,性别和生源地为二分选项,其得分差异比较采用的是独立样本T检验,年级和家庭教养方式上的得分差异比较采用的是单因素方差分析。

1. 不同性别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差异分析 

对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性别差异检验结果(见表8)表明,总体上,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在性别上存在显著性差异(p<0.05),女生网络社会责任感得分(4.278分)显著高于男生得分(4.150分)。同时,在三个维度上,女生的网络社会责任行为、情感和认知得分均高于男生。

2. 不同年级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差异分析

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年级差异检验结果(见表9和图1)表明,总体上,不同年级之间的网络社会责任感存在显著差异(p<0.05),表现为高三年级学生网络社会责任感得分(4.103分)显著低于其他年级。对不同年级三个维度上的差异检验发现,不同年级的网络社会责任行为、情感和认知均存在显著差异(p<0.05)。在网络社会责任行为方面,高中年级学生得分显著低于初中年级,且高三年级得分最低;在网络社会责任情感方面,高三年级学生得分和初二年级无差异,但低于其他年级;在网络社会责任认知方面,高一和高二年级学生得分均显著高于初一和初二学生,同时高三学生得分显著低于高一和高二学生,可见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认知随着年级呈现“倒U”型发展趋势,初一和初二年级时学生网络社会责任认知相对较低,在高一、高二年级达到最高值,而到高三时又有所下降。

3. 不同家庭教养方式下的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差异分析

对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家庭教养方式差异检验结果(见表10)表明,总体上,家庭教养方式对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有显著影响(p<0.05),通过事后Tamhane法检验发现,民主型家庭的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得分(4.242分)显著高于专制型家庭得分(4.162分),专制型家庭的青少年得分又显著高于放纵型家庭得分(4.017分),溺爱型家庭与其他三者之间没有显著性差异。进一步考察发现,三个维度的得分均存在家庭教养方式上的差异(p<0.05)。在网络社会责任行为上,民主型家庭和专制型家庭青少年的得分较高,显著高于放纵型和溺爱型家庭的青少年得分;在网络社会责任情感和认知上,民主型家庭青少年得分均显著高于放纵型和专制型家庭。

4. 不同生源地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差异分析

对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生源地差异检验结果(见表11)显示,城市和农村的青少年学生网络社会责任感得分并无显著差异(p>0.05)。但对三个维度的进一步检验发现,网络社会责任行为在地区上存在显著性差异(p<0.05),城市青少年的网络社会责任行为得分(3.895分)高于农村青少年的得分(3.830分)。


 

四、结论及分析


 

1
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良好,但知、情、行表现不一致

近年来,社会各界对青少年在网络环境下的价值观和思想道德水平的议论及担忧颇多。然而,本研究调查结果表明: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得分较高(高于4分),说明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情况良好,但存在网络社会责任认知、情感和行为得分不一致的问题。

网络社会责任情感的得分虽然高于4分,但与网络社会责任认知仍存在一定的差距,且网络社会责任行为得分较低。社会普遍认为,目前在应试教育氛围中,一切与学习、升学无关的事都是不合理的,公共话题讨论、社会实践、学校公共生活参与等能促进学生责任养成的实践活动难以得到实质性开展,青少年学生缺乏对责任的具身感知和体验,影响其在网络社会中的社会责任行为表现。网络社会责任感表现情况还受到网络这个特殊环境的影响。网络给青少年提供了主动表达和展示才华的渠道,这既是一种机会,又是一种挑战,它对青少年的主动表达能力、创造能力等提出了更高要求。

 

2
女生网络社会责任感高于男生

性别对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有显著的影响,调查结果表明,女生的网络社会责任感和三个一级维度得分明显高于男生。

首先,这与不同性别的身心特征有关,一般来说,女生能较早理解社会道德行为规范,情感更加丰富,在理解人际关系、形成责任感等心理品质方面比男生成熟早。而男生一般易受环境影响,控制力不强,易冲动,往往出现我行我素的情况。其次,网络社会的影响会进一步强化男生和女生的社会责任感差异。本研究统计发现,在常用的网络交流载体方面,女生的兴趣表现得更加广泛,女生使用微博、搜索引擎、网络论坛、网购、音乐影视和网络文学的人数显著多于男生,男生则在网络游戏的使用人数上显著多于女生。如,微博、论坛等是网民交流思想、发表观点的重要平台,女生参与更多,意味着其公共交流、讨论的意识和能力会进一步提升;而网络游戏一般具有攻击性,容易受到男生的青睐,长此以往,其虚拟性和暴力倾向等可能会对他们的价值观产生不良影响,进而引发其对社会责任的逃避。

 

3
高三年级学生网络社会责任感最低

总体来看,随着年级的升高,青少年的网络社会责任感发展并不稳定,甚至呈现下降的趋势,高三学生网络社会责任感得分显著低于其他年级。

首先,从青少年心理发展的特点来看,随着年级的升高,青少年的网络社会责任认知有所提高,对社会责任规范的认知更加深刻。然而,青少年思维的独立性和批判性也在逐渐增强,以前接受的社会主流道德价值容易遭到怀疑,产生认同会更加困难,如果受到社会环境的不良干扰,还会出现社会责任认知偏差的问题。其次,高年级学生表现的社会责任感相对弱化,也与网络带来的不良影响有关。网络信息纷繁芜杂,网络上功利性的价值观会导致青少年价值取向的自我化和趋利化;大量的负面新闻容易使青少年产生道德相对主义的认识;过度娱乐化的网络氛围也导致青少年的同理心难以调动。再次,从学校教育来看,高中学生学业负担增大,尤其是高三学生,他们面临高考的压力更大,在这一阶段一切与升学无关的事都被取消,学生几乎没有文体活动,体验和实践责任的机会更少。   

 

4
民主型家庭的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最高

家庭教养方式是家庭对个体施加社会化影响的重要中介。总体上,民主型、专制型和放纵型家庭的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存在显著差异,由高到低依次是民主型、专制型和放纵型家庭。

民主型家庭教养方式的父母将孩子作为独立的个体,一方面对孩子有较高的要求,会给孩子的行为建立适当的标准,对孩子不同的表现奖惩分明;另一方面他们尊重孩子的需求和意见,经常与孩子交流,以积极肯定的态度对待孩子,注重培养他们的自理能力和主动精神。这一教养方式下的孩子独立性和主动性较强,善于自主解决问题,不需要成人的时刻提醒。在网络给青少年成长和教育带来挑战的新形势下,民主型家庭教养方式的优势更加凸显,网络社会的虚拟性对青少年的自主意识和能力提出新的要求,民主型父母能以开放而理性的态度面对网络这一新生事物,对孩子上网时间和网络使用进行适当监督和引导,使孩子能更积极地适应网络社会这一新的生活场域。

 

5
城市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行为优于农村青少年

总体上,城乡不同生源的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之间无明显差异,但在一级维度上,城市青少年的网络社会责任行为得分高于农村青少年。

从家庭生活条件来看,城市学生的家庭经济条件通常要比农村学生的好,这些学生的父母把较多的时间和精力用于教育孩子;而农村的父母通常忙于生计,无暇顾及教育孩子,更不用说农村中相当部分的孩子是留守儿童,孩子的上网情况缺少监管和指导。从社会文化环境来看,城市的公共空间文化建设相对完善,这有利于青少年养成较好的公共责任行为习惯。社区是人们形成社会责任感和认同感的重要地域性空间,相比农村,城市社区建设更为成熟,拥有更多、更优质的社区资源,这也给学校德育提供了更好的支持。城市学校在保持学校和社区的教育合作方面做得更好。如,利用已有资源合作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国防教育和闲暇教育等,能为学生提供更多社区服务和社会实践的机会,有利于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此外,从网络环境来看,根据《江苏省互联网发展状况报告(2015年度)》,2015年江苏省城镇和农村的网民数量之比为71.7: 28.3,农村较为落后的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和普及程度不利于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的培育。

 

总之,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培养应注重网络社会责任行为习惯的养成、针对不同性别分别施教、防止高年级学生网络社会责任感的倒退、重视民主型家庭的作用以及城乡的培养环境和条件差异等问题,进一步提高青少年网络社会责任感培养的有效性和针对性。


 

 

(责任编辑:张蕾)

 

论文来源于《教育科学研究》2017年第12期,文中图表略,详见原文。